北煊梓砚

emmm一只极度颓废跑去摄影的同人写手……

【南北组】新年小段子

  • 文笔渣,内容水,慎食用

  • by 北煊

远处隐隐传来了昭示着新年的爆竹炸响的声音,那些在空中猛然炸开的巨大烟花的光零零碎碎地洒进了房中,与暖黄色的小台灯的微光淬在了一起。

乐正绫看着窗外林立高楼中万家灯火如繁星般璀璨,再看看身旁已然缩在被窝里沉沉睡去的恋人,心中不免喟叹,手不自觉地摸向洛天依的脸,一路顺流而下,直到唇角——这里的味道她始终甘之如饴。轻抚着洛天依的唇瓣,乐正绫慢慢回忆起去年的这时候。那时她和洛天依正在家吃准备好的夜宵。普通的糕点小吃是洛天依的夜宵,但乐正绫的夜宵却是洛天依的唇,而小洛被吻得意乱情迷后脸上泛起的羞赧的红色,更是让她微醺迷醉。但是现今,小家伙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缩在被窝里,乐正绫不太忍心用一个吻——哪怕是一个温柔的吻——把她吵醒。

乐正绫把视线挪回了枕在腿上的手提,瞄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。嗯23:41,还有十多分钟就可以倒数跨年发祝福了。然后就可以陪小家伙睡觉了。轻轻呼了一口气,乐正绫收回心思,继续着手头上的工作。虽说是要到新的一年了,稿子备得也充足,不至于在新年期间段更,但乐正绫还是想继续码,这大概就是一种习惯吧——就像洛天依在身边已成习惯一般。

手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个字符,乐正绫便感觉到身边的人不安分地动了两下,而且手还像水蛇一样缠上了她的腰。看着旁边这只呼吸均匀的灰毛,乐正绫眼里带三分无奈三分笑意,还有四分自是留给温柔宠溺了。轻手轻脚地把笔电挪到床旁的桌子上,乐正绫一手捏住被角,一手握住洛天依柔荑,一下滑进被子里的同时,也紧紧地扣住了对方的手。诶还是陪媳妇睡觉吧,跨年什么的,留给那些单身dog们瞎乐去吧。

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,可是习惯了晚睡的乐正绫,一下倒是没法入睡。窗外隐隐又传来了烟花爆竹的声音,一下一下地把乐正绫拉向了记忆的深处。

.

烟花炸开的巨大响声盖过海浪的声音,连带着快要把洛天依的声音也给淹没了。但是看着对方翕动的唇,乐正绫还是勉勉强强明白了洛天依的意思。她说她想要放孔明灯。于是乐正绫就跑去离岸边线远一点的地方买孔明灯,回到洛天依所在的地方的时候手上还多了几根烤串。乐正绫有点可惜,可惜商家那里只有马克笔,没有毛笔和墨水,虽然这样很亲民,但是在乐正绫眼里,给恋人准备东西,都要尽可能完美,用马克笔在孔明灯上写愿望什么的,实在缺乏韵味。洛天依倒是不甚在意,用马克笔在孔明灯上写了一串大小适中地字——长长久久,地老天荒——便迎着风,在没有烟火的地方放开了孔明灯。那灯很快就和其他的同伴飞在了一起,像星星一样,与明晃如镜的月一块儿,荡开了浓稠的墨黑,映衬了本来寂寞的夜空。

洛天依凝望着远去的孔明灯,乐正绫盯着凝望中的洛天依,两人都默然无语,这大概就算恋人间的默契吧。少顷,远处烟花炸开的声响和光亮让洛天依回过神来。她回过头来,对上了乐正绫灼灼的赤瞳,蓦然,心跳漏了一拍。因着这漏掉的一拍,乐正绫迅速地凑了上去,吻上了让她垂涎已久的唇。看着恋人被亲吻后迅速烧起来的脸,乐正绫笑着又吻了一下她的脸,不出意料地听到了害羞的恋人的娇嗔。笑意在乐正绫的脸上渲染开来,和洛天依脸上的羞恼刚好成正比。

花前月下,时光正好。

.

从遥远的回忆中回到眼前,乐正绫的目光再次聚焦在洛天依的脸上。正在此时,客厅的挂钟一下一下地响着,沉闷的声音刚好响了十二下,昭示着新的一年的到来。

抿了抿唇,乐正绫还是忍不住凑上去,轻轻地吻了下洛天依的唇。就当是新年给自己的一个礼物吧。乐正绫这样想着,轻柔地道了声晚安,睡了。


评论
热度(8)

© 北煊梓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