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煊梓砚

南有风,北有煊.
S.N

伏鬼の舞

「赤色的钢甲仿佛是死神,收割着灵魂。他每一次短刃的挥动,都仿佛是慑人的舞蹈,一声声身首分离的声音是他的伴奏,装载能源的空匣子掉落的声音,是恶魔得意的叫声。」         

  



漫漫雪飘,一片白皑皑的平原铺向天边,茫茫无际。寸草不生的雪原煞是凄凉,突兀间却横生一片淡红,颇似别具一格的泼墨。一点一点星光缀着淡朱色的雪原,仔细一看,才知那是钢铁身躯反射出的道道寒光。


一具具三米高的钢甲,静静伫立立在淡血色的雪原上,就像是沉睡的战鬼,只要被召唤,便会醒来掀起千城风雨。他们弓着身,就像是准备捕食的狼群,毫无规律的排列之中又带着几分残暴。那是“原狼4代”外骨骼。


钢铁外骨骼群的最前头,赤色涂漆的钢甲双手执着锋利的短剑,笔直地立着,仿佛完美的雕塑。他既无弓腰,也无狼般的外形。低垂的头,人形的外表,让他活生生的,就像一个......恶鬼!


伏生之鬼改进版外骨骼。



“咔、咔、咔......”


伴随着一阵细微的机械运作声音,一具具铁儡仿佛拥有了灵魂,眼中闪过一道道厉芒,抬头望向同一个方向,微微直起的身躯抖落下一层薄雪。最前头的赤甲微微一动,毫不迟疑地向着那个方向跑去,身后灰色点点,像是群狼追随着他们的王。


前方出现了一个个正在慢慢放大、逐渐清晰的黑点。是一支比他们要大几倍的外骨骼战士,如此之大,完全无法想象内里的少年战士是如何穿戴操纵的......还是说本就是钢铁傀儡着灵魂?


“神令4代”,甲板多而厚重,手里抓着长长的利剑。为首的钢块比一般的大些,可速度却丝毫不见慢。然而原狼面对巨人般的神令,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畏惧。



双方距离渐渐缩短,战斗即将开始。伏生之鬼左手一甩,短剑就此飞出。这一下来的突然,措不及防的神令士兵成了活靶子,短剑一下便嵌入了神令的钢板上。神令的防御不易突破,只是稍微顿了一下。然而陡然加速的伏生之鬼已像流星一样冲到他的面前,在距离他们几个身位的地方蓦然向前跳起。


一瞬间,神令士兵还未及反应,伏生之鬼已经用空着的左手攀着他的甲板凸起,右手寒光一现,剑刃“PONG”的一声贯穿了钢甲的头部。血液飞溅,洒了一地,与雪混于一体,就像别具一格的淡朱色泼墨画。


神令庞大的身躯应声倒下,宣告着战斗的打响。

伏生之鬼抽出短剑,迅速向后跳开躲避右边的剑刃。趁其收刀的间隙,伏生之鬼欺身上前,借着跑跳的冲力硬生生地在神令的腰部划出两道深深的痕迹。一刀命中,伏生之鬼即刻向右闪开,躲过了落下来的重拳,绕到了神令的身后。手起刀落,一下砍在了神令的膝关节位置。“扑通”一声巨响,仿佛是一声召唤,几只原狼猛地扑过去,把神令的头斩落了。


血光冲天。



原狼风卷残云地灭掉了几乎所有神令,只剩下他们的头领。刚刚还像巨人一样的铁甲,此时却如同困兽,几十道铁壁虽奈何不了他,但他却也无法冲出去。


突然,铜墙铁壁般的铁儡群中,冲出了一个赤色的身影。困兽急了可是要玩命儿的。正对着伏生之鬼,他举起了铡刀。


伏生之鬼也不躲,举起短刃,准备迎接神令深重的一刀,仿佛应邀进行舞蹈。就在刀与剑相交之际,伏生之鬼的手微微一动,刀身微微倾侧。


“锵锵锵锵锵!”


一连串的火花与尖锐的摩擦声一并响起,就像是魔与鬼跳起华尔兹的伴奏。


伏生之鬼带着短剑划过刀身,冲到了神令的左后方,左脚站定,身子一转,一跳,仿佛是绚丽的舞步。他两手同时暴力地插在了神令的背上,不偏不倚,正是在空匣子脱离外骨骼的轨道上。顶着被神令甩下来的危险,伏生之鬼双手轮番补刀了几次,蹬着神令的钢甲向后退开。


神令缓缓转过身来,看到再次冲上来的伏生之鬼,慌忙间想用冲锋来化解,蓦然间却发现,他再也无法动弹了。他恐惧而绝望地盯着前方,瞳孔中映出的伏生之鬼逐渐放大。


“嚓......!”


这,是死亡的华尔兹最凄美的声音。



广阔纯白的雪原上,鲜红的泼墨画映入眼帘。原狼们仿佛失去了什么,又像最初一样弓身,似捕食状地立着。赤色的战甲位于前方,低垂着头,静静伫立着。一切都归于无穷的寂静之中。


只有那厉红色中未被风雪完全覆盖的漆黑钢甲和散落一地的空匣子,证明着刚刚有一个盛大的铁血舞会举行。


评论(1)
热度(1)

© 北煊梓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