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煊梓砚

emmm一只极度颓废跑去摄影的同人写手……

【南北组】 四季•春

01

『梦见流水 哗哗过你家旁
    就等谁来 述说如此春光
    轻雨还未干 青石桥面上
    留下了水一洼 笑一双』     ——春来发几枝

南国三月桃花被春和雨染的片片浓艳,但几片儿成一朵,又不失风雅。
春和雨总能干出这等惊艳的事来。小河涨水,锦鳞戏水是雨的小调;花满城楼,土膏微润是春的绣片。大地是春的漂亮衣裳,雨喜欢为它染上浓墨,渲染彩色。
所以春天,花是最灿烂而抢眼的,柳是最翠绿而淡雅的——这些都是雨送给春的礼物。
流水浅拂过岸,春总是喜爱好笑着坐在柳枝上,看青石桥上,那轻雨未干的石板上,影映进清明水洼里的两小人。
个子稍高的小孩儿扎着不长的麻花儿辫子,头上一戳呆毛似是自鸣得意一般立着,跟其主人一样。
扎着好看的八字发髻的小孩儿满脸的不屑,没有瞥一眼扎麻花辫的小孩儿穿新衣摆弄的模样。
那小孩儿也不恼,只是皱眉。呆毛抖了抖,瞅见那屋檐处,燕子成双,停驻张望。
突发奇想地,她跑去捣腾那个不久前发现的燕窝。结果灰头土脸地回到地上,却逗的扎八字辫儿的小孩儿咯咯地笑。
捣窝的小孩儿还是不恼,反倒是开始傻笑。
然后呢春就看着她拉着她去逛打冰糖水的那条小巷了。那儿虽然没有花,但却热闹的紧。

『卖弄般地 穿戴好新衣裳
    怎在意起 我满不屑模样
    拉我去逛打冰糖水的那条小巷
    屋檐外燕子归 停住张望           』        ——春来发几枝

她总是只顾撑伞赏花的。
而她总是暗自好气,精心修画的腮红,竟比不过这满林红艳的桃花。
她是不知道,其实她是害羞了。
她也不知道,其实她在生气呢,只是瞥见她的脸色后,惊慌之中,想尽办法,哄眼前人高兴。

『嫉妒这南国三月桃花片片浓
    比下我暗自细细修画的腮红
    我有点小情绪 你什么都不懂
    惊慌神色 赶紧把我哄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』     ——春来发几枝

雨的诗总是不少悲伤的,不仅反复,而且凄凉。
雨和春总要走过很久,才能再见,然后又离别。又是反反复复,而且悄怆幽邃。
所以伴随桃花绯红的时节出现的,总是河流涨水,沉鳞竞跃的景象。
春雨不知坠过几回,三月红桃不知开过多少回,反反复复,一如她们。

只是这回,再无法反复了吧。
她不送离人的。她知道了,还是气愤,只是,气愤无用。
她知道的,她要走,她留不住。
雨漫漫,她只支起伞,独站过往那条未干的青石板桥,只看河,不望她远去的车。

『气愤这南国三月桃花太不同
    惹得女儿家瞧这瞧那不珍重
    你桥边支起伞 并不为离人送
    若有所语 在心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』     ——春来发几枝

『隔月的花会淡 你什么都不用
    有情人又何必折枝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』       ——春来发几枝

.

评论
热度(5)

© 北煊梓砚 | Powered by LOFTER